今天是:2017年8月19日星期六  时间:   天气预报: 转繁體版
记忆中的那碗“米酒”婺城公安服务在线
       婺城警事
       先进个人
       先进集体
       民警感言
       警营生活
       书画摄影
请填写关键字:
您的位置:首页 -  队伍风采 > 民警感言
记忆中的那碗“米酒”
来源:金华市公安局婺城分局  日期:2016/11/28  点击:4696次

许 杰(婺城公安分局)
  在派出所工作,我不知破获了多少盗窃案件,而有一起,至今让我记忆犹新,那是因为酒后破获的。

  13年前的5月,辖区发生了苗木盗窃案,4000余株花苗,一夜之间被人挖走了,并且两户花农遭殃,损失价值5000多元。

  一株花苗,虽然值不了多少钱,但几千株,对以此为生的花农来说,那可是大数目了。花农们憎恨“盗花贼,”带着哭腔痛骂着。

  对这起涉农案件,我和同事不敢懈怠。初夏的天气,犹如娇羞的少女,渐渐揭去了温柔的面纱,忽然炎热起来。在苗木地,我和同事认真查看花苗的形状及周边的路况,随后,到附近村庄或苗木地走访,不漏任何空隙。

  挖走的花苗并无别样,而且户户都种这样的苗木,要想查出来,一时半会还真的不容易。经过一天奔波,村民也问了,苗地也看了,什么收获也没有。

  几天过去了,花农急了,我也急了。在辖区内,这样查下去,什么都问不出来。或许“盗花贼”不在辖区,或许“花木苗”移植外地,不管怎么样,也要查个水落石出。

  于是,我和同事冒着细雨,出乡出村寻找线索。快到中午,来到了我曾为“村警”的村。真是巧合,在村口的水塘边,遇见了村支书,他很客气,挽留我吃饭。盛情难却之下,只好顺其自然。

  在村支书家,正准备吃饭。这时,一位村民过来,说有事找书记。书记说,有什么事,先坐下吃饭。这位村民,看上去有50多岁,他也不推辞,就像自己家一样,很随便。书记介绍后,忙给我倒酒。他说,这是自家酿的“米酒。”我说,工作时,中午不能喝酒。其实,我不习惯这“米酒,”虽然甜好喝,但后劲很大,我喝过,也醉过。

  还好,村支书没有劝我,他们自己斟上满满一大碗。吃着,喝着,我们天南海北地谈着,聊着。当我说到有人挖走花木,正为这事着急时,没有想到,这位不速之客竟来了精神。他喝了一口酒,他说:“这事,我知道。”我看了他一眼,心存疑虑地问他:“你怎么知道。”他说:“我没有骗你,我真的知道谁偷的。”听他这话,我也来了精神,继续问他,可这位却拿起架子来。

  好一会,他只顾着喝酒,我也只有干着急的份。不料,他给我倒了一大碗“米酒,”对我说:“这样,我俩把这酒喝了,我就告诉你。”我望着这一大碗酒,心里真的有点犯难。迟疑中,他又说:“如果你不喝酒,我就当着什么都没有看到,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  既然前面的苦和累都吃了,还怕这碗酒,何况,这酒里有好消息。我知道,这酒再不喝,就套不出线索来。我说:“这酒我喝。”我俩端起大碗,一饮而尽。是我这个苏北人不适应,还是肚子容不下,感觉很明显。“再来一碗”他说。我趁他没醉,对他说:“你告诉我了,我再和你喝。”他带着酒气,爽快说出了真情。

  原来那天晚上,他酒喝多了,凌晨2点感觉不舒服,爬起来上厕所。这时,他看见一人骑着三轮车路过,而后,停在隔壁出租房门口。他小心靠近,发现车上全是花木苗。这个人,有40多岁,本地外乡人,因为是做花木苗生意的,也就没有太在意。

  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”我和同事立即对此人进行了追查,经数日布控,终于抓获了“盗花贼,”并运回了这些花木苗。

  这“盗花贼”以租住出租房为点,以联系客户买花苗为由,对这一带的花木苗地较为熟悉。那天晚上,他携带小锄头、小电筒和几只蛇皮袋等作案工具,大肆盗窃花木苗,泰然自若地移栽到自己的田地里。

  说实话,我会喝酒,但我不爱“米酒。”对那碗“米酒,”我根本不想喝,可是,尊重了,应付了,事情就好办了。其实,老百姓最懂得情义,一口米酒,却耐人寻味。我时常提醒自己,我们当民警的离不开老百姓,老百姓才是我们工作的靠山。

 
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    友情链接
主办单位:金华市公安局婺城分局  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浙ICP备11018426号-1  |   浙公网安备 33070202100176号
承办单位:婺城公安分局信息中心  技术支持:金华市宁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后台管理    |     邮箱登录    
 
反信息诈骗中心

金华平安婺城公众号

评警二维码

主页二维码

办事大厅二维码